杏鑫招商_淺談 安全学问

   國家安監總局在《“十一五”安全学问建設綱要》中指出:目前全國安全生產形勢依然嚴峻,其中重要原因之一是安全学问建設水平較低,全民的安全意識較為淡薄;一些企業的安全学问行為不夠規範;社會的安全輿論氛圍不夠濃厚。總體看,安全学问建設與形勢發展的要求不相適應。《綱要》中44次提及安全学问,本文就這一方面提出一些看法。

  一、安全学问的起源與發展

  安全学问發端於核安全領域。1986年4月26日,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4號機組發生爆炸,8噸多強輻射物質傾瀉而出,使5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受到污染,320多萬人遭受核輻射的侵害,損失慘重舉世震驚。1990年前後,國際原子能機構的專家學者率先提出了安全学问的理論。1992年,我國核工業專家也開始探索和研究安全学问。1994年3月,國務院核應急辦公室與中國核能學會聯合召開安全学问研討會,時任勞動部長李伯勇要求“把安全生產工作提高到安全学问的高度來認識”。1995年,全國第五次“安全生產周”活動的主要內容為“堅持預防為主、加強隱患治理,积極貫徹《勞動法》、《礦山安全法》等有關法律法規,倡導安全学问、提高全民安全意識”,首次正式提出了“安全学问”的理念。1995年和1997年,由中國勞動保護科學技術學會等單位發起,召開了全國安全学问高級研討會和中國安全学问推進計劃專家座談會,隨後一批安全学问的專家學者嶄露頭角,一批安全学问的論著應運而生,安全学问建設的熱潮在祖國大地涌動,不少產業部門開始倡導建立企業安全学问機制。

  近年來,伴隨着世界軍工、航天、核工業及原子能事業的快速發展,意外災害和重大事故也不斷髮生,帶來了巨大損失和惡果。國內外的安全專家通過對切爾諾貝利等重大事故的反思研討,一致認為,儘管有了科學技術手段和管理手段,但對於搞好安全生產來說還是不夠的。依靠安全科學技術和工程技術,藉助良好的防護設施設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善物的不安全狀態,降低安全風險,但由於科技發展水平及經濟上的原因,依靠工程技術的安全防護具有很大的局限性,且不能控制人的不安全行為,達不到生產的本質安全化,需要用管理手段來補充。企業安全管理就是在安全科學技術與安全工程技術基礎上,通過制定法律、規範、制度、規程等,約束員工的不安全行為。安全管理雖然具有一定的效果,但是管理的有效度很大程度上依賴於管理者是否能有效地實施監督,以及被管理者對監督管理的認同。管理者要想時時、事事、處處監督企業每一位員工都遵章守紀,事實上是不可能的,而被管理者對安全規章制度從心理上或多或少存在着抵制,主要因為制度所要約束的不安全行為並不一定都會導致事故的發生,事實上大量的不安全行為並沒有導致事故,相反可能會給員工帶來眼前的好處,例如省時、省力等。正是這種圖懶省事和僥倖的心理作祟,促使部分員工滋生不安全行為,並可能會“傳染”給同事。不安全行為是事故發生的重要原因,一次不安全行為並不一定會導致事故,而大量不安全行為則是事故發生的必然。用什麼來彌補安全管理手段上的不足,使員工能自覺遵章守紀呢?安全学问應運而生。

  二、安全学问的作用

  安全学问是安全生產在意識形態領域和人們思想觀念上的綜合反映,包括安全價值觀、安全判斷標準和安全能力、安全行為方式等。它是員工對安全問題的個人響應與情感認同。

  安全学问之所以能夠彌補安全管理的不足,是因為学问注重人的觀念、道德、倫理、態度、情感、品行等深層次的人文因素,通過教育、宣傳、獎懲、創建群體氛圍等手段,不斷提高企業員工的安全修養,改進安全意識,引導安全行為,從而使員工從不得不服從管理制度的被動執行狀態,轉變成主動自覺地按安全要求開展工作,即從“要我安全”轉變成“我要安全”。

  安全学问在企業生產中形成安全学问力場,這個力場以“安全第一”的觀念作用於每一個人。如果一個企業建立起濃厚的安全学问環境氛圍,不論決策者層、管理者層還是一般員工,都會在安全学问的約束下自覺規範自己的行為。安全学问就像一支看不見的手,凡是脫離安全生產的行為都會被這支手拉回到安全生產的軌道上來。

  学问的力量是無形的,是一種非強制性的軟約束。氛圍的力量也是無形的,但我們每個人都會實實在在地感到它的存在:當你橫穿馬路時,若周圍的人對紅燈全都視而不見我行我素,你可能會受其影響;當別人都循規蹈矩耐心等待,你獨闖紅燈時可能就會感到羞愧臉紅。

  安全学问建設能使員工樹立正確的安全意識、態度、信念、道德和行為準則,提升個人現代安全素質,增強安全生產的自覺性,自覺地規範自身的安全行為,自覺地幫助他人規範安全行為;能在企業內部建立強大的安全学问氛圍,營造“安全第一”和“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強有力的安全学问場,形成全體員工認同和遵守的行為規範,藉助群體效應和從眾心理,引導員工自律,同時使不遵守安全行為規範的舉動變得與群體格格不入並遭到排斥,從而促進員工整體安全素質的提高,構建本質安全的思想基礎。

  三、如何開展安全学问建設

  一是領導帶頭,親力親為。各級領導在企業的安全生產中負有重要的責任,一個企業的安全生產狀況如何,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各級領導的責任意識、工作作風、管理水平等。各級領導既是安全学问建設的組織者,同時也是被教育者。各級領導應自覺地學習《安全生產法》等法律法規,牢固樹立“安全責任重於泰山”的意識,不折不扣地履行自己的安全職責,在切實抓好各項安全技術措施和安全管理的基礎上,积極倡導並努力建設企業安全学问,帶頭在安全学问的約束下規範自身行為,在企业上下努力形成“人人講安全,人人懂安全,人人保安全”的良好氛圍。

  二是精心策劃,注重實效。安全学问建設既要開展一些轟轟烈烈的活動來營造濃厚的氛圍,更要注重開展能真正打動員工心靈,引起心理共鳴的深層次活動。常揭歷史傷疤,重溫事故案例,現身說法,用發生在員工身邊的事來教育員工更容易收到實效。某企業曾組織事故當事人到安全教育室向員工講解當年的事故案例,組織編寫建廠以來事故案例彙編,拍攝“警鐘長鳴——建廠以來典型事故回眸”,帶領全廠員工去典型事故現場“重溫舊夢”,組織“安全生產回顧展”等,那些令人心碎的畫面產生了強烈的視覺衝擊,引發了強烈的心靈震撼,撩起了老同志逐漸淡忘的記憶,告誡新員工不曾了解的歷史……某企業還結合系統內某電廠一女工因違章操作被軋掉手指的事故,在全員中開展“假如我失去右手三指”的命題討論,讓員工設身處地,將心比心,換位思考,感悟安康。這些精心策劃的活動,如警鐘震響在人們的耳畔,似涓流沁潤着員工的心田,讓“我要安全”實實在在成為全體員工的共識,使安全教育收到實實在在的效果。

  三是全員參与,關注“短板”。在企業中,每一個生產崗位上的員工都對安全生產負有一定責任,整個企業就象一台機器,每一個員工就好比這台機器上的一個零件,不論是主要零件還是輔助零件,不論是大零件還是小零件,任何一個零件出了故障,都有可能使整台機器停運。事實上,大部分的事故都是少數安全素質不高、責任心不強的員工釀成的,也恰恰是這少數人,對安全教育更為漠視、反感。這些更需要受教育、受呵護的層面容易成為“陽光照不到的角落”,也就成為了安全生產的“短板”。因此,安全学问建設應強調全員參与,橫向到邊,縱向到底,不留死角,要注重全體員工安全素質的提高,而且要特別關照“低素質”群體,抓影響員工隊伍安全素質的“軟肋”。

  近年來,許多企業大量使用外委隊伍,這些隊伍大多人員流動性大,素質相對偏低,企業学问存在差異,遊離於企業管理體系之外,更成為企業安全生產的“極軟肋”。所以,我們的安全学问建設絕不能只關注我們的“正式員工”,而要關注生產現場的“每一個人”。

  四是分工協作,齊抓共管。安全学问融匯現代企業經營理念、管理方式、價值觀念、群體意識、道德規範等多方面內容,安全学问建設是一項複雜的系統工程,需要方方面面、上上下下的共同參与和通力配合。行政部門應不斷提高安全管理水平,切實落實安全責任,积極倡導並大力支撑安全学问建設;黨群部門要把安全学问建設作為物質文明建設和精神文明建設的最佳結合部,充分發揮思想工作和群眾工作的優勢,發揮組織網絡的優勢,開展各種豐富多彩、形式多樣、富有特色、員工喜聞樂見的安全学问活動。同時,要充分發揮輿論的導向作用,各種宣傳媒體應時刻把握安全主題,及時報道安全生產中的好人好事,介紹安全生產的典型經驗,曝光習慣性違章等不安全現象,宣傳安全知識,傳播安全学问理念,營造安全学问氛圍。

  五是潤物無聲,親情凝聚。如果說安全管理有如嚴父般的“急風驟雨,電閃雷鳴”,安全学问則應如慈母般的“春風化雨,潤物無聲”。規章制度中可以有“嚴禁”之類的嚴厲詞眼,而在安全学问中則不宜出現。草坪花園中“嚴禁入內”的嚴厲警示可能招致更多的逆反,來自家屬的一句期盼平安幸福的安全告誡、一條充滿人情味的安全警示更容易撥動員工的心弦。建設安全学问宜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常懷人文關愛,傾注溫情親情,切忌生硬的訓斥和簡單的說教。此外,每一次安全学问活動都要精心策劃、認真組織,使員工願意接受、樂於參加、积極互動,切忌形式主義,敷衍了事。

  六是常抓不懈,持之以恆。由於安全学问是從更深層次影響員工的觀念、道德、態度、情感和品行,所以安全学问素質的養成要靠不斷地滋潤熏陶、影響滲透、默化潛移來實現。安全行為的規範也絕非一時之功,因此安全学问建設的效果不可能象實施一項安措反措計劃那樣立竿見影,需要的是常抓不懈、持之以恆、循序漸進、日積月累。形式上的安全月每年只有一次,而在我們心中,每月都應是安全月。

責任編輯:zhaoyang


上一篇
杏鑫招商_先進企業安全学问的作用
下一篇
没有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5-06发表于 杏鑫代理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杏鑫招商_淺談 安全学问| 杏鑫代理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