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招商_古今安全学问論

   一、中國古代燦爛的安全学问

  安全是伴隨於人類進化和發展過程中古老而具有普遍意義的命題。遠古時代,原始人為了提高勞動效率和抵禦野獸的侵襲,製造了石器和木器,作為生產和安全的工具。早在六、七千年前半坡氏族就知道在自己居住的村落周圍,開挖溝壕來抵禦野獸的襲擊。大禹治水和都江堰工程更是我國勞動人民對付水患的偉大創舉。公元132年,張衡發明的地動儀,為人類認識地震作出了可貴的貢獻。在生產作業領域,人類有意識地安全活動可追溯到中世紀的時代,當時人類生產從畜牧業時代向使用机械工具的礦業時代轉移,由於机械的出現,人類的生產活動開始出現人為事故。隨着手工業生產的出現和發展,生產中的安全問題也隨之而來。安全防護技術隨着生產的進步而發展。在公元七、八世紀我們的祖先就認識了毒氣,並提出測知方法。公610年,隋代方巢著的《諸病源侯論》中記載:“??凡古井冢和深坑井中多有毒氣,不可輒入??必入者,先下雞毛試之,若毛旋轉不下即有毒,便不可入。”公元752年,唐代王濤著的《外台秘要引小品方》中提出,在有毒物的處所,可用小動物測試,“若有毒,其物即死”。千百年來,我國勞動人民通過生產實踐,積累了許多關於防止災害的知識與經驗。我國古代的青銅冶鑄及其安全防護技術都已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從湖北銅綠山出土的古礦冶遺址來看,當時在開採銅礦的作業中就採用了自然通風、排水、提升、照明以及框架式支護等一系列安全技術措施。在我國古代採礦業中,採煤時在井下用大竹桿鑿去中節插入煤中進行通風,排除瓦斯氣體,預防中毒,並用支板防止冒頂事故1637年,宋應星編著的《天工開物》一書中,詳盡地記載了處理礦內瓦斯和頂板的“安全技術”:“初見煤端時,毒氣灼人,有將巨竹鑿去中節,尖銳其末,插入炭中,其毒煙從竹中透上”,採煤時,“其上支板,以防壓崩耳。凡煤炭去空,而後以土填實其井”。公元%&%年,北宋木結構建築匠師喻皓在建造開寶寺靈感塔時,每建一層都在塔的周圍安設帷幕遮擋,既避免施工傷人,又易於操作。防火技術是人類最早的安全技術之一。早在公元前七百年,周朝人所著的《周易》中就有“水火相忌”、“水在火上既濟”的記載。據孟元老《東京夢華集》記述,北宋首都汴京的消防組織就相當嚴密:消防的管理機構不僅有地方政府,而且由軍隊擔負執勤任務;“每坊卷三百步許,有軍巡鋪一所,鋪兵五人”負責值班巡邏,防火又防盜。在“高處磚砌望火樓,樓上有人卓望,下有官屋數間,屯駐軍兵百餘人。乃有救火家事,謂如大小桶、灑子、麻搭、斧鋸、梯子、火叉、火索、鐵錨兒之類”;一旦發生火警,由軍弛報各有關部門。中國古代沉澱的安全行為学问和物態学问的確光輝燦爛。

  更為突出的是,在古老的中華民族悠久歷史進程中,流傳於民族文明長河中的安全方略,對我們今天現代社會的安全活動有着極有價值的借鑒。下面這些我國古代的安全方略,至今也有參考價值。

  安全方略之一:居安要思危———出於《左傳·襄公十一年》:“居安思危,思則有備,有備無患”。“安不忘危,預防為主”,正像孔子所說:“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真乃安全行動的原則和方針是也。

  安全方略之二:長治能久安———出自《漢書·賈誼傳》:“建久安之勢,成長治之業。”是的,只有發達長治之業,才能實現久安之勢。這不僅對於國家安定是這樣,生活與生產的安全也需要這一重要的安全策略。

  安全方略之三:有備才無患———出於《左傳·襄公十一年》:“居安思危,思則有備,有備無患。”只有防患未然時,才能遇事安然,成竹在胸,泰然處之。能說不是重要的安全方略嗎?

  安全方略之四:防微且杜漸———源於《元史·張楨傳》:“有不盡者,亦宜防微杜漸而禁於未然。”從微小之事抓起,重視事物之“苗頭”,使事故和災禍剛一冒頭就及時被制止,為損失控制之戰術。

  安全方略之五:未雨也綢繆———出自《詩·幽風·鴟》:“迨天之未陰雨,徹彼桑土,綢繆牖戶。”儘管天未下雨,也需修補好房屋門窗,以防雨患。如要安全,也須此然,這不失為有效的事故對策。

  安全方略之六:亡羊須補牢———出自《戰國策·楚策四》:“亡羊而補牢,未為遲也。”儘管已受損失,也需想辦法進行補救,以免再受更大的損失。古人云:“遭一蹶者得一便,經一事者長一智。”故曰:“吃一塹,長一智。”;“前車已覆,後來知更何覺時。”謂之:“前車之鑒。”這些良言古訓,雖是“馬後炮”,但不失為事故后必須之良策。

  安全方略之七:曲突且徙薪———源自《漢書·霍洌傳》:“臣聞客有過主人者,見其灶直突,傍有積薪。客謂主人,更為曲突,遠徙其薪,不者則有火患,主人嘿然不應。俄而家果失火??”只有事先採取有效措施,才能防止災禍。這是“預防為主”之體現,是防範事故的必遵之道??

  古語指教的安全方略,不失為“警世良言”。但應予注意的是,面對現代複雜多樣的事故與災禍大千世界,以教條不變的策略對待,是必定要失敗的。正如秘本兵法《三十六計·總說》中所云:“陽陰燮理,機在其空;機不可設,設在其中。”只有以變化和發展的眼光,在實踐中探求和體驗,才能在與事故和災禍的較量中立於不敗之地。

  二、現代社會的安全觀念学问

  “觀”,觀念,認識的表現,思想的基礎,行為的準則。它是方法和策略的基礎,是活動藝術和技巧的靈魂。進行現代的安全活動,需要正確的安全觀指導。只有對人類的安全態度和觀念有了正確的理解和認識,並有高明的安全行動藝術和技巧,人類的安全活動才算走入了文明的時代。那麼現代社會需要什麼樣的安全觀念学问呢?

  “安全第一”的哲學觀

  “安全第一”是一個相對、辯證的概念,它是在人類活動的方式上(或生產技術的層次上)相對於其他方式或手段而言,並在與之發生矛盾時,必須遵循的原則。“安全第一”的原則通過如下方式體現:在思想認識上安全高於其他工作;在組織機構上安全權威大於其他組織或部門;在資金安排上,安全重於其他工作所需的資金;在知識更新上,安全知識(規章)學習先於其他知識培訓和學習;在檢查考評上,安全的檢查評比嚴於其他考核工作;當安全與生產、安全與經濟、安全與效益發生矛盾時,安全優先。安全既是企業的目標,又是各項工作(技術、效益、生產等)的基礎。建立起辯證的安全第一哲學觀,就能處理好安全與生產、安全與效益的關係,才能做好企業的安全工作。

  重視生命的情感觀

  安全維繫人的生命安全與健康。“生命只有一次”、“健康是人生之本”;反之,事故是對人類安全的毀滅,即人的生存、康樂、幸福、美好的毀滅。因此,充分認識人的生命與健康的價值,強化“善待生命,珍惜健康”的“人之常情”,是我們社會每一個人應當建立的情感觀。不同的人應有不同層次的情感體現。員工或一般公民的安全情感主要是通過“愛人、愛己”、“有德、無違”。而對於管理者和組織領導,則應表現為:用“熱情”的宣傳教育激勵教育職工;用“衷情”的服務支撑安全技術人員;用“深情”的關懷保護和溫暖職工;用“柔情”的舉措規範職工安全行為;用“絕情”的管理嚴愛職工;用“無情”的事故啟發人人。以人為本,敬重與愛護職工是企業法人代表或僱主應有的情感觀。

  安全效益的經濟觀

  實現安全生產,保護職工的生命安全與健康,不僅是企業的工作責任和任務,而且是保障生產順利進行、企業效益實現的基本備件。“安全就是效益”、安全不僅能“減損”而且能“增值”,這是企業法人代表應建立的“安全經濟觀”。安全的投入不僅能給企業帶來間接的回報,而且能產生直接的效益。

  預防為主的科學觀

  要高效、高質量地實現企業的安全生產,必須走預防為主之路,必須採用超前管理、預期型管理的方法,這是生產實踐證實的科學真理。現代工業生產系統是人造系統,這種客觀實際給預防事故提供了基本的前提。所以說,任何事故從理論和客觀上講,都是可預防的。因此,人類應該通過各種合理的對策和努力,從根本上消除事故發生的隱患,把工業事故的發生降低到最小限度。採用現代的安全管理技術,變縱向單因素管理為橫向綜合管理,變事後處理為預先分析,變事故管理為隱患管理,變管理的對象為管理的動力,變靜態被動管理為動態主動管理,實現本質安全化。這些是我們應建立的安全生產科學觀。根據安全系統科學的原則,預防為主是實現系統(工業生產)本質安全化的必由之路。

  人機環管的系統觀

  保障安全生產要通過有效的事故預防來實現。在事故預防過程中,涉及兩個系統對象,一是事故系統,其要素是人—人的不安全行為是事故的最直接的因素;機—機的不安全狀態也是事故的最直接因素;環境—生產環境的不良影響人的行為和對机械設備產生不良的作用;管理—管理的欠缺。二是安全系統,其要素是:人—人的安全素質(心理與生理、安全能力、学问素質);物—設備與環境的安全可靠性(設計安全性、製造安全性、使用安全性);能量—生產過程能的安全作用(能的有效控制);信息—充分可靠的安全信息流(管理效能的充分發揮)是安全的基礎保障。認識事故系統要,對指導我們用打破事故系統來保障人類的安全具有實際的意義;雖然這種認識帶有事後型的色彩,是被動、滯后的,但從安全系統的角度出發,則具有超前和預防的意義,從建設安全系統的角度來認識更具有理性的意義,更具有科學性。

責任編輯:zhaoyang


上一篇
杏鑫招商_煤礦本質安全與安全学问的關係
下一篇
没有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6-08发表于 杏鑫代理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杏鑫招商_古今安全学问論| 杏鑫代理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