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_安全学问與“四不放過”

   在過去,工業安全專業的慣用性管理術語是“三不放過”的原則,但是結合近幾年來的全國各行業安全生產狀況的嚴重局面和不理想形勢,工業安全專業的慣用性管理術語是“四不放過”(即事故原因沒查清不放過、廣大職工沒有受到教育不放過、防範措施不落實不放過、事故責任者沒有嚴肅處理不放過)的原則。而西方人所推祟的安全学问的實質性要點卻是不輕易追究事故責任者的責任,他們主張的是要以思想教育和精神感化為主,其大致理由是當心加大追究力度和處理嚴重會帶來更為嚴重的副面效應,例如消極怠工、隱蔽事故真相不報告、甚至可能會導致下一次更為嚴重的人為事件/事故。

  的確,安全学问是自人類社會文明發展至今以來人類学问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它滲透和涉及整個人類活動的各個領域和幾乎是全部的發展過程,它存在於東西方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它涉及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等諸多學科,它同時也為安全的或不安全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的逐步形成提供了孕育的胚胎或基因,這些越加被人類認為它既具有歷史的可能繼承性,又具有鮮明的可能時代感,大有挖掘、弘揚和發展的必要。

  工業安全/安全生產的“四不放過”原則,是當今全國各行業生產方面不安全現狀和不安全形勢要求所有從事生產活動的管理者和實踐者必須遵從的基本原則,它源於生產實踐,又管理或服務於生產實踐,它是許多年來人們從事生產活動逐漸總結和不斷完善起來的管理性措施。

  安全学问涉及的範圍之廣、領域之寬、含義之深、概念之泛是其它諸多學科所無法比擬的;而“四不放過”則是那樣的嚴肅認真,那樣的不容辨駁,又是那麼的政策性和原則性、那麼的管理性強與制約性硬的新型提法,窄看上去,這兩者好似“水火不相容”,細細分析,卻又是那麼樣的毫無矛盾和容為一體。

  生產實踐告訴我們:對待或處理工業安全/安全生產的事故時必須執行“四不放過”原則、對待或處理核安全運行的事件/事故時一定要慎之又慎。安全学问與“四不放過”都堅持查清原因,分析事故全過程,要進行耐心細緻的思想教育和精神感化工作,而追咎事件/事故的直接責任者的責任其目的也是“懲前毖后、治病救人”兩者並不矛盾。同時還要採取措施用以防止此類差錯或杜絕後患,挽救責任人的最終目的也是教育大家和愛護其周圍的同行者。

  作為一種学问,保證其安全是所推祟学问的根本目的,在所有的生產實踐和安全活動過程中,安全的主要目標是人和他們涉及的設施或設備,因為一切事件/事故的根本之源都可追溯到人,所以,人也被作為安全学问最為關注的重要焦點。

  安全生產的管理者總是希翼生產活動的全部實踐者越安全越好,但參与生產實踐的個體—人的失誤往往是無法消滅或避免的,實踐證明這種良好的願望也只能是盡可能地和最大限度地減少其人為的失誤。

  把強調安全的主張上升為一種学问來倡導,這是文明社會發展到今天發生了質的變化的必然結果,也是人類社會從事一切生產活動的自然趨勢,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人類生產力的發展推動了科學技術的進步,人類生產活動的具體實踐帶來了高度文明的飛速進化,而基於和源於文明進化的基礎学问又不可避免地服務於不斷進步的文明社會,並且這種基礎学问也逐漸升華用以指導或促進人類生產活動的進步!

  作為工業安全和文明生產的管理—“四不放過”原則正是逐漸升華和進化的安全学问的“孿生子”,它比較全面地概括了人類文明生產和社會活動的高層次管理目標,也較完整地總結了許多血的教訓的代價利益,又較負責地集中在了工業安全與安全学问兩者的統一機體的交匯之點—安全生產。

  安全学问的提倡和“四不放過”原則的提出順應了歷史發展的總趨勢。我們要正確處理“義”與“利”的關係,又要正確理解和協調安全学问與“四不放過”的關係,把西方“安全学问”的時代性同中國“人文主義”的優秀傳統学问結合起來,將安全学问的概念及其深層次理論有機地同“四不放過”原則聯繫起來,建立並不斷完善核電站的安全学问和“四不放過”的深層次管理體系,不斷形成自我約束機制,不斷提高全體員工的思想素質,精神素質,心理素質,安全学问和科學技術素質,嚴格按照“四不放過”的原則精心管理好核電站的安全運行和安全生產工作。

責任編輯:zhaoyang


上一篇
杏鑫總代理_企業安全学问建設規劃
上一篇
杏鑫平台_安全学问的基本內涵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5-01发表于 加入杏鑫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杏鑫_安全学问與“四不放過”| 加入杏鑫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