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鑫_安全学问管理模式研究

   從20年代人誤致因研究以來,其發展大約經歷了3個階段:第一階段是20年代初至50年代初,主要從案例分析中定性提取人誤致因因子並致力於構造模型框架。第二階段是50年代初至80年代中的人誤定量化研究,出現並豐富了人的可靠性數據庫。第三階段是進入90年代以後,對現代複雜系統人誤的“潛在”致因即組織因素的研究熱潮[1,2],此間提出了安全学问。

  1 安全学问

  由於安全、学问的定義不同,安全学问也有許多定義,兩個有典型代表意義的定義是:

  定義1 安全学问是安全價值觀和安全行為準則的總和[3]。

  這個定義背景是:1992年在研究我國安全管理模式的過程中發現,安全法規、規範、程規難以全面落實、安全方針難以深入貫徹,其根本原因之一在於人員的安全素質;提出了安全学问素質的概念,其要點是解決人的本質安全。

  定義2 安全学问是與安全生產有關的行為規範和思維模式的標準[4]。

  這個定義是在建設安全学问的實踐中,考慮到其可操作性而提出的。

  定義3 核安全学问認為安全学问是存在於單位和個人中的種種特性和態度的總和。

  這個定義背景是:1991年9月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在維也納召開了“國際核能安全大會——未來的戰略”,為了總結和回答討論中提出的問題,關於切爾諾貝利核電廠事故后審評會議的總結報告(第四版本)中明確了安全学问的雙方溝通。雙向溝通一方面是單位內部的必要體制和管理部門的逐級責任制;另一方面是各級人員響應上述體制並從中得益所持的態度。

  分析諸多不同背景下提出的安全学问概念,可以發現有3個共同點:

  (1) 都以“安全第一”的價值觀為核心。需要明確的是“安全第一”和“效益第一”的關係。效益第一是針對目標而言,是系統的動力機制。安全第一是指系統達到高效益目標的過程中對於手段的要求,是系統的約束機制。可見,“安全第一”與“效益第一”並無矛盾,應該建立起相輔相成的運作關係。

  (2) 安全学问是以現代工業為基礎。現代工業生產的特點是技術複雜、大能量、集約化、高科技、高速度的過程,在這樣的社會中,安全問題已不再是手工業時代的安全常識所能解決的,而是需要複雜的現代技術,要求人們具有現代安全科學知識、安全價值觀和安全行為能力。由此可見,安全学问不是趕社會上的“学问熱”,而是工業社會的客觀需要。

  (3) 它們都明確了安全学问屬於管理学问,從而有別於單純地表現道德觀的学问(如宗教学问)或群體好惡的学问(如飲食習慣)。

  但也有不同點:第一個定義所指的安全学问,包括了專業性(企業)安全学问和社會性基礎安全学问,第二個定義指的是單位的核安全学问,即只是專業性安全学问。

  2 安全学问的結構

  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對安全学问的內涵作出不同的歸納和分類,例如,從其功能上劃分,可以將其分為生活安全学问、體育安全学问、科研安全学问、生產安全学问等,而每類又可以作出更詳細的劃分,譬如生產安全学问又可以分為採礦安全学问、化工安全学问、核安全学问等。一般地安全学问結構從兩方面談。

  第一方面,從工程的角度將安全学问分為基礎安全学问與專業安全学问兩大類。

  基礎安全学问是每一個社會成員都應當普遍具備的,它主要是指人類生活過程中應具備的安全学问知識與技能,包括起居安全、煤氣安全、電器安全、交通安全、防火滅火等各個方面安全知識,以及辟免事故的行為方式和事故中逃生與救援方法等。

  專業安全学问指各種技術專業中的安全学问。各種專業活動多是以企業的組織形式進行,因此也稱為企業安全学问,不同的專門技術中,不同研究領域中有着不同的技術裝備、工藝方法、作業環境及操作技藝,因此各專業有不同的安全科學知識、工程技術及管理方法。

  基礎安全学问是專業安全学问建設的基礎,而專業安全学问又推動着基礎安全学问的提高和發展。

  第二方面:不論基礎安全学问還是專業安全学问,都具有表層與理層兩重結構。

  表層是指安全学问的表象層,它是各種意義明確內容具體的行為規範和標準構成的学问表象,也可以稱為表現層。表層結構由立約類和非立約類兩類內容組成:立約是指那些用一定的形式明確規定下來的內容,比如安全法律、條例、規範、標準等;非立約是指那些沒有用具體的形式律定但卻是約定成俗地在人們心理上普通認可的內容,例如安全生活及生產習慣等。

  由於人們的生活及生產活動種類是千變萬化的,而立約的內容總是有限的,大量的非立約的行為規範,是對立約的補充又是立約的延伸。表層結構規範着人們在生活及生產中自覺有序地支配自己安全行為。

  安全学问理層結構是指安全学问的思維模式和思維程序,是對錶層結構的理解層或解釋層。也稱為思想層。安全学问的理層包括安全第一的科學思想、安全第一的道德觀念,安全第一的經營及生產原則等,它集中體現為安全第一的價值觀,安全的價值觀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生命的價值觀。

  表層與理層的關係:表層結構是理層結構的外化形式,它具有傳遞理層思想的功能,也是傳遞安全学问的媒介。

  3 安全学问的功能

  安全学问是在人的生活過程中,在企業的生產及經濟活動中保護人的健康、敬重人的生命、實現人的價值的学问,安全学问的功能就在於將全體國民塑造成具有現代安全觀念的現代学问人。將企業的全體人員塑造成具有現代專業安全学问知識的生產力,企業具有掌握專業安全学问的生產力,才可能實現安全生產良性循環。安全学问的具體功能可以歸納為:

  (1) 規範人的安全行為。在生活及生產活動中,每一個參与者的行為都與該項活動的安全狀況有關,只有使每一個人都可靠,才能保證系統處於安全生活與安全生產的良性發展狀態。而提高每一個人的安全覺悟、規範每一個人的安全行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提高全體國民的安全学问素質。在受高度的安全学问熏陶而形成的人文環境中,個別人即使有所怠慢,由於強有力的安全学问場的約束與控制,不安全的行為也將被群體所不容而受到糾正。

  (2) 組織及協調安全管理。協調是指為了實現系統的目標,對系統中各子系統的關係進行匹配的過程。在安全生產管理中,一是需對安全決策執有不同觀點的人進行協調;二是需對系統(如企業)中各子系統(如部門)在安全職能關係上進行協調。以使系統聯成一個整體,克服顧此失彼和管理上的片面性。而這種協調就需要有統一的價值觀念和行為取向為基礎,否則,協調就常常失靈。

  (3) 安全学问使企業進入有序發展的良性狀態,振興生產、保護企業。安全学问是社會技術經濟發展水平在人的價值觀上的綜合反映,是人類文明程度的標誌。事故對生活及生產的破壞作用,使系統進入無序的混亂狀態,從而失去了穩定發展的前提。企業安全生產的狀況,社會安全生產的狀況,實質上是其安全学问水平的效應。

  4 建設安全学问的思路

  在建設安全学问的過程中,各企業的實踐表明遵循定義2的要點包括:

  (1) 安全学问標準。安全学问標準是工作、管理、技術等方面的方法、程序和要求,並經有關方面研究協調一致,有主管部門批准,人們認可,以特定形式發布,做為安全生產中的必須共同遵守的準則。這些準則有兩個內涵:一是安全学问的表層結構即行為規範標準;另一個是安全学问的理層結構即經人們認可的體現安全理念的,在方法、程序和要求中表現出來的思維模式。建設安全学问也就是確立並實施安全價值觀標準和行為規範標準的過程。

  (2) 安全價值觀標準。基於人類生命價值觀的需要,安全價值觀必須體現“零事故”的目標理念。零事故的可行性表現在:① 零事故是人們自身安全的需要,強烈的安全需要自然形成處處注意安全的動機,進而在個人心中樹立起千方百計杜絕事故的目標。② 零事故的奮鬥目標可以充分體現企業安全生產的社會價值,進而成為員工的精神支柱。③ 零事故的科學依據是安全的極向性原理。④ 零事故具有可考核性。

  (3) 標準化建設的基本內容、原理和目的。標準內容主要體現在5個方面,一是生產管理標準化,包括組織原則、結構、責任制(領導部門、崗位責任制)以及零事故為目標的管理標準;二是操作標準化;三是現場管理標準化;四是信息標準化;五是事故成本標準化。在標準化建設中,必須遵循有序化、優化、協調統一和反饋控制原理。遵循標準體系生命周期規律。標準建成以後,可以達到四個目的:安全就是符合標準,而不是一個空洞的概念。執行標準就是零缺點。可以防患於未然。以事故成本衡量安全。

  5 建設安全学问需要注意的幾個問題

  (1) 安全学问與企業学问。

  有一種觀念:搞了企業学问,無須再搞安全学问了。

  這個誤解的部分原因在於:安全学问的確與企業学问有相同之處。

  企業学问注重以人為本,主張通過提高職工学问修養和道德素質來培養職工集體主義精神。以此提高企業知名度、凝聚力和經濟效益。而安全学问也注重以人為本並且具有更具體的目的性,它注重通過多種宣傳教育方式來提高職工的安全意識,做到敬重人的生命、保護人的生命安全和身心健康。因而,建立相互敬重、相互信任,自保互保的人際關係和安全聯保網絡,使全體職工在安全第一的思想指導下,從学问心理、精神追求上聯接成一個整體。顯然,這就是一個安全学问場,這與企業学问培養集體主義精神的目標完全一致,可見,安全学问是企業学问的一部分。

  但相比之下,安全学问有一個重要的特性即廣泛的社會性:如在人生的各個階段,隨時都在接受着安全学问的熏陶和安全教育。在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向聯合國大會提交的《1994年人類發展報告》中闡明了這樣一個主題:即“人類安全”應視為一切國家發展的戰略、國際合作和全球管理的基礎。可見,安全学问與企業学问是不一樣的,它即屬於企業学问的一部分,又是普通(社會)学问的一部分。

  (2) 安全学问與安全教育。

  安全学问是一個大概念,而安全教育只是傳播安全学问的手段,是建設安全学问的重要組成部分。相比之下,安全教育的性質具有實用性,其內容具有專業性,而其對象又具有全民的社會屬性,於是有人認為,我國基礎安全学问教育應納入到國家教育計劃和發展規劃中。象日本預防事故及災害那樣,從小學、中學到大學,都要設立安全防災減災課程,學習防災減災科技知識,進行臨災應急心理和防護技術的訓練,以做到臨危不懼,鎮定地採取自救和互救措施,這些都屬於基礎安全学问教育的範疇。

  基礎安全学问應屬於國家学问教育的範疇,因為基礎安全学问的水平決定着一個國家整體的安全衛生水平,它體現為城鄉居民的安全素質,也是專業安全学问建設的基礎。甚至可以認為它就如同語言文字一樣,應從小學或幼兒園抓起。

  專業安全学问建設首先應在各種專科學校及大學中設置各類專門安全技術專業,在各專業教學計劃中開設專業安全技術和安全管理課程,一方面要保證在各部門都配置有精通本專業安全技術的安全工程師,另一方面還要保證從事產品設計、工藝設計及生產管理的專業技術人員具備安全生產管理的能力。其次是在技工學校及工廠技術工人的培養教育中,設置安全技術理論課程和安全操作模擬訓練及實際訓練課程。使每名作業人員都具有必要的專業安全知識和安全操作技術。

  (3) 安全学问與安全管理其他方法的關係。

  安全学问是安全管理的一種新方法,但它並不是對已有安全管理方式的超越,而只是一種升華。安全学问就是將管理的諸要素耦合而構成現代安全管理的結構,安全学问滲透在管理的每一要素中,決定着每一個要素的功能強度,就象粘合劑一樣,把其餘要素合成為一個整體,使安全管理系統發揮出整體功能。安全学问起着功能放大器的作用,放大倍數就是安全学问的水平。

  安全学问建設的前提是要有一套完整的制度化管理系統,即要建好安全学问的規範層次,如法制、標準、規範等,否則,盲目地追求一種新理論和新方法,只會是事倍功半,甚至適得其反。但是,只抓制度化管理系統的建設而不適時地輔以学问觀念等“軟”因素的培養也只是一種權宜之計,一個沒有安全学问基礎的管理即使當時十分有效,也是暫時的現象,會因管理者的變更或時間的推移而迅速滑坡。

  總之,推行安全学问,包括物質和精神的諸多方面,需要做大量工作,從看得見、摸得着的實實在在的有形事物抓起,進而逼近那無形的精神財富,達到安全学问與經濟發展相輔相成的理想境界。

責任編輯:zhaoyang


上一篇
杏鑫_提升安全学问素質 促進社會和諧發展
下一篇
没有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6-09发表于 杏鑫登录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杏鑫_安全学问管理模式研究| 杏鑫登录 +复制链接